攀枝花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时空悍客 第七章 2019琐事记

发布时间:2019-10-13 12:35:51 编辑:笔名

时空悍客 第七章 2019琐事记

应该说布凡是幸运的,也是幸福的。

幸运的是,他在国外折腾了整整十年,却能够平安返回父母身边,幸福的是,他有一个性格互补而且睿智开明的父母,能够在理解包容之余,给他以方向上的指导。

而这两者,对于布凡来说,可谓是缺一不可。因为,这是他生存的动力源泉,也是他回到家乡这个二线城市生活的最重要原因。

母亲的关怀,父亲的叮嘱,甚至妹妹的嬉闹,在眷恋亲情的布凡心中,都是有很大作用的。在这么一次家庭会议之后,再次对计划进行完善,他对自己的私人研究所计划更有信心了。

……

这种经常大雪纷飞的冬日,又是临近春节的腊月里,除了忙于生计起早贪黑的农户小贩,白马这种二线小城里的人大多都很慵懒,尤其主宰着这座城市命运的领导们,更是有些懒政的味道,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寒冷的冬季里,官员们若是勤快了,会被手下的公务员们在背地里骂死——因为他们会更忙。

包括布凡所在的水利局同样也是如此,冰块比钢铁还硬的冬天自然不会有什么水利工程开工,但若是有什么管道破损、地面管涌之类的事故,所有人就没机会清闲了。

好在这种意外的发生几率实在太低,在这北方的城市,冬天几乎就是整个水利部门的休眠期。

这个冬天,在一众“休眠”的水利局职工里面,布凡是那个绝无仅有的例外。

为了心中的计划,每日里他要游走在市里各个职能部门。市政府和国资局是他跑得最多的,近两千万东亚元听起来不少,但对一个城市,哪怕是一个二线城市,这点钱实际上微不足道。但是,布凡购买老旧研究所的事情,却是涉及到破产国有资源盘活和整个城市的重新布局,这就不是小事了,所以,并没有人敢疏忽大意。

总揽大局的市长和书记,时刻留意大方向;主管工业口的副市长、国资局的局长、工商局的局长、招商局的主任、农林局的局长、城建局的局长……甚至还有科委的大主任,所有这些头头脑脑都会在这个事情上露面;各部相对应的权责部门

,也要重新从故纸堆里把资料翻出来加以核实与分析,而对应的,布凡则要在这些部门的纠葛中,保持自身的利益不会受损。

这是一个复杂的工作,统筹与利益重新调和的工作。

好在这些年,这个古老的东方共和国都在不断地整顿吏治,所以时下的政场比布凡所了解的干净得多,在办理这个事情的过程中,除了层出不穷的琐碎问题,并没有人敢故意做出拖沓或踢皮球的举动,至于索贿之类的行为更是没有影踪。

这中间与布妈布爹同是体系中人有关系吗?或许有一点,但绝不会是主要原因,布凡也懒得去考虑这里面的因果,他需要做的,只是今早付钱并处理完交接手续,然后与各部门联络好修缮的施工方案,等到春天来临的第一时间,正式开始计划的第一步。

……

2019年1月24日,阴历腊月十九,星期四,布凡署名交出了一张金额为两千一百万东亚元的支票,随后拿到了白马市国资委提供的一张土地使用权证明,以及六份用工委托协议,协议内容分别是给水、排水、电力、道路、通讯、燃气六个方面的施工保障,其中土地造价一千六百万,其余附属设施的建造费用为五百万——这可说是一个便宜到家的价格。

也就是说,在交付两千一百万东亚元之后,原齿轮厂研究所旧址正式划归他个人所有,而除了供暖设施之外,职能部门需保证研究所六个方面的供给需求。

2019年1月25日,合同签署的第二天,布凡拿到了研究所旧址的建筑结构图。

2019年1月26日,腊月二十一,布妈布爹包括布凡的一众同僚,多半人都开始筹备迎接眼见便要来临的新春佳节的时候,布凡被自己埋进了图纸堆——研究所旧址上现存的建筑显然不足使用——原本只是作为齿轮行业的特性研究之用,布凡他需要的却是一个小而全的综合研究所。

所以,修缮和新建势在必行,在与建筑师交流之前,他这个新主人必须先看明白其中的内涵,至少要决定那些结构留存,那些结构拆毁……这又是一个复杂的项目。

2019年2月5日,春节,在这前后的数天里,布凡被亲属包围,被同僚灌酒,连续蹉跎的数日,这是他十年国外生涯之后,度过的第一个春节,醉醺醺的春节。

在这个节日间,布家又进行了一次家庭会议,除了大萝莉布楠的高考筹备,布妈终于松口,鉴于布凡的特殊情况,没完没了的相亲事宜终于告一段落。

不过这个结果是暂时的,布妈给了布凡一个为期两年的自由选择期,也就是说他有两年时间安定事业和自选女朋友,若是超过了两年还是光棍一只,那相亲事宜将再度继续。

万岁,恐怖的布妈!

2019年2月10日,正月初六,布凡乘飞机到北都,约见了三家建筑设计事务所,拟定了招投标计划,同期开始对建筑承包商进行筛选,所有这些谈判,在2月20日也就是正月十六正式结束。

2019年2月22日,布凡重又回到白马,开始了他最后的一段公务员生涯。

这段日子,大概是布凡过得最惬意的一段时间。

每日清早起来锻炼身体维持一个生存者的体能,白天则和几个没有利益往来的同事朋友聊天打屁,晚上回家的时候,哄着布妈开心聊几句,与布爹聊聊工作琐事,挤兑两下忙于筹备高考的妹妹,然后在抓狂妹妹的威胁下,去忙碌一会儿自己的研究课题,最后在疲惫的时候,安心的躺在床上睡去。

对于危机感十足的布凡来说,这样的日子简直不要太充实。

可惜,悠闲的日子从来都是短暂的。2019年4月15日,布凡正式从白马市水利局辞职,短暂的公务员生涯告一段落,与他同时辞职的还有一位——不甘心一辈子碌碌无为的巴根。

事实上,在这之前,冰雪消融后,由市府主导的配套施工已经开始按部就班的进行,布凡这个新手研究所主人,再不适合在水利局这样一个小小衙门里打混。

2019年4月20日,一个挂名“中”字头的建筑公司进入了白马市,在这座城市西北七点五公里处,开始了对老旧研究所的改建扩建工程。

按照先前约定好的,留下巴根研究所工程的甲方监理人,布凡则开始不断游走于国内各地的设备提供商和展销会之间,品评与筛选合适的实验室设备——他那数千万欧罗巴元对于实验室所需实在是杯水车薪,由不得他奢侈浪费,精打细算才是必须的,而展销会则是细查市场动向的最佳窗口,有助于他对自己的前期研究目标做以定向……

在这期间,游走这个词实在是再妥帖不过,布凡的行程经常是今日在淮南,明日在ZX,后天却到了潮汕,这样奔波忙碌的生活,对很多人来说,不免过于疲累,但对于布凡来说,却是一场历练,是充实自己眼界与了解世情的最佳办法——比起络上的宣传画面,显然实际看到的更为精准。

2019年9月21日,占地二百三十亩的布凡私人研究所改建扩建工程终于告一段落,白马市西北七点五公里处的旧址上,中心位置一座六层东西向的老旧斯拉夫式建筑焕然一新,它的样式不再那么老旧,而是变得粗旷而简约,在它的两侧,两座稍矮一些的建筑变成钢混结构的足有二十米高的密闭建筑。

在这三座主体建筑的周围,除了一些高大乔木被保留为绿化带,所有的地面都被硬化处理,此外还有一座内置电炉的供暖设施座落在东南角,灰扑扑的混凝土外壁使它显得并不起眼……

因为原本旧址上的围墙早已倒塌,围绕在四周变成了砖头瓦砾,这次工程结束之后,砖头瓦砾被清理干净,重新砌就了一道足有六米高半米厚的花岗岩围墙,围墙上面甚至还布设了铁丝和密密麻麻的摄像头,使得这处建筑不像什么研究所,到有些类似壁垒森严的监狱——布凡从没想建造一个什么花园式厂房,他更在意的是安全和保密。

2019年10月14日,经过多次细致周密的监测,布凡与“中”字头建筑公司办理了正式的交接手续,计算总计费用,竟然有一亿四千万东亚元之多。

这个费用可说将近购地花销的七倍,但也确实物超所值,不说建筑内部结构加固与改建的复杂,光是建筑外面看似普通的硬化地面就不简单,那是完全按照机场跑道施工标准来建设的,便是世界上满载最重的矿山用重卡也足以停放!

历时近一年的忙碌,布凡所构想的研究所基础框架已经就位,他终于在家乡白马有了一块自己的立足点。

北京早泄应该去哪个医院
大连治疗妇科哪家医院好
哈尔滨牛皮癣治好费用
南京治精囊炎专业医院
天津男科那个医院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