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枝花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江南小说】邢家的忌讳

发布时间:2019-09-14 07:32:16 编辑:笔名
下班了,邢慈开着车上了高速公路,该回家了。一周的忙碌,公务结束了,想家呢。想孩子,想父母,更想妻子呢。怎么啦?前面那两车子怎么啦?
邢慈正想着心事,想着和家人见面的欢乐,想着和妻子一起的温柔,嘴里传出了口哨声。可前面这辆车子,在前面摇摇摆摆,像喝醉了酒似的,整个高速路,不够这一辆车子晃荡。小心,别撞上了它。邢慈控制着速度,一边看着自己车辆的两边。下班了,车辆多,要出事情了。邢慈不停地鸣着喇叭,车子后灯不断闪烁。他不知道这样做的用意是什么,也不知道在高速路上遇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只是用这种方式告诉后面的车辆,情况的异常。这辆车是新手上路?是车况出现了问题?邢慈紧张而小心地控制着自己的方向盘,尾随在这辆车的后面,不让后面的车子撞了它。
好了,那辆车子在路边宽阔处停了下来,是急刹车。走吧,邢慈想,车祸可以避免了。奇怪,那车子停下来了,里面怎么没有动静?如果是车况出了问题,那驾驶员该下车查看呀。想着,邢慈把车滑到了该车旁,这是一辆黑色宝马呢。看来车主……咦!高速路上跑车,怎么不关车窗?邢慈快速停好车,飞快地钻出车门,跑到宝马前一看。我的妈呀!邢慈在心里一声惊呼。这车主摊在驾驶室里,嘴唇紧闭,一脸苍白,是得了疾病?邢慈把手伸进车窗,弄开了车门,车主一下倒在了邢慈手臂上。邢慈用手一探,还有呼吸。邢慈弯腰抱出车主,放在自己的车上。又转身来到宝马旁,取下车钥匙,关好车窗。邢慈的车在路上飞了起来。邢慈从来没这么开过车,但今天要开一次飞车。他不断地偏头看看身边的“宝马”主人。“你千万挺住!我在送你上医院!”邢慈不断地大声喊着身边的人。
来到了省城医院,邢慈背起“宝马”,奔向医院急诊部。好了,医生的救护开始了。“老哥,就看你的造化了!我可尽力了!”邢慈看着手忙脚乱的医生,抹着头上的汗。除了在篮球场上,邢慈还没有出过这么多汗。“住院,家属去缴费!”医生开出了住院证明。邢慈愣了一下,摸出钱夹,还好,身上还有点钱。“宝马”挂着盐水瓶,被护士推进了监护室。邢慈跟着,“砰”的一声,门把邢慈隔在了外面,门差点撞上邢慈的头。邢慈愣了一下,立即伸头从门上的玻璃往里面看了看。然后,摸出手机,哦,还没有找到“宝马”的联系电话呢。邢慈伸手敲着监护室的门,一个护士出来,邢慈解释着事情的经过。请求护士摸摸“宝马”的衣兜,看能不能找到他家人的联系方式。护士拿出了“宝马”的手机,邢慈翻出了他家人的联系电话。
没有多久,“宝马”的家人来了。邢慈又解释了一遍事情的经过。突然,邢慈的手机响了。“你家的车被拖到了医院停车场,你们下去认领吧。”邢慈说。“宝马”的儿子,二十五六岁,身材和“宝马”很相似,他跟着邢慈来到停车场。“宝马”的儿子拿出手续证件,认领了车。他回头一看,邢慈已经钻进自己的车,他从车玻璃上看到了路灯的反光,邢慈才发现,天已经黑了,得赶快回家,不然家人要担心了。“喂——”“宝马”的儿子追了过来,可邢慈的车开上了路道。“宝马”的儿子愣在车后,看到车消失了,狠狠地跺了一下脚。然后,他回到车旁,绕着车看了一圈,车子完好,连一点擦痕都没有,看后,就飞奔上楼去了。
一个星期五的下午,一群人突然出现在邢慈的办公室门口——这是一个接待办公室。这群人挤在那里,看着正埋头填写什么的邢慈。邢慈没有察觉,听到敲门声,抬起头来,眼睛瞪得大大的,我的妈呀,又来这么多人?又出什么事了?邢慈恐惧地望着他们。好不容易打发走了一群人,刚刚缓过劲来,怎么又来了一群人?“你们是……”邢慈坐在椅子上,试探地问道。一个五十左右,方圆脸盘的男人走上来,伸出双手紧紧地拉住了邢慈。“你就是邢慈?”圆脸男人望着邢慈问道,那眼睛里是一种渴望和急切。邢慈轻轻点了点头。邢慈的手被握得更紧了。“你不记得我了?”“你是……”邢慈迟疑一下,随即摇了摇头,“对不起,我真想不起了。”这男人身后的一群人也进来了,邢慈扫视着他们。“那天的高速公路上……那辆黑色宝马……”圆脸男人看着邢慈,激动但断断续续地说着,他在引导邢慈的回忆,“一辆车摇摇摆摆……”“哦——你就是……”邢慈猜到了事情的情况,也高兴起来。“你好了?太好了!太好了!”邢慈紧紧摇着圆脸男人的手。“快!你们请坐。”这一群人挤在办公室的长椅上。圆脸男人叫单诚,他的儿子叫单骥。邢慈看了看单骥,这父子两长得太像了。“你们怎么找到这里来了?”邢慈高兴地问道。
“叔叔,找你真难!那天晚上,我正在给拖车费,你把车钥匙丢在我家车上就跑了,我回过神来时,你的车子已经上路了,好在我记住了你的车牌,不然,我们这一辈子都找不到你了。”“哪里嘛,只要有缘,总有见面的一天,何必要找呢!”邢慈和单诚紧紧拉着手,坐在两把椅子上,只顾说着高兴着。“兄弟,你看你还有多少时间下班?我们想到你家里去一下,认认路?”单诚的妻子笑着说,眼里闪着泪花。这是一个漂亮时髦的女人,他身边坐着一个三岁左右的女孩。“乖乖,快叫……”女人的话一下停住了,她望望邢慈,又望望丈夫。邢慈猜出了意思,笑着说:“随便叫什么都行的。”单诚说道:“叫你一声爷爷呢,又把你喊老了。叫叔叔呢,他爸爸又叫了你叔叔。那你就被迫年长一点吧,就当爷爷了。乖乖,喊爷爷!”小女孩,甜甜地叫一声“爷爷”,马上就躲进了奶奶的怀里,露出一眼睛不停地瞟邢慈。邢慈高兴地答应着。
又拐上高速公路,跑了一阵,再拐向一条通县水泥路。到家了。单诚一下车,又激动地拉住邢慈的手说:“你离省成这么远,却专门把我送到省城医院!兄弟呀,兄弟……”单诚眼里含着泪,“我这命就是你这个好心人捡回来的呀!”邢慈的家人也出来了。“兄弟,我们还是老乡呀!”单诚的妻子说,“我娘家就是这县城的。”“是吗?那太好了!这世界真是太小了。”邢慈一边倒开水,一边高兴地说,“看来,我又多了个朋友了。”“不是朋友,是兄弟。”单诚高兴地说。该吃夜饭了。“走吧,这里我熟悉。”单诚的妻子把两家人带到了县城最豪华的餐馆,点了最豪华的饭菜和饮料,一顿吃下来,花了一万多。又带上两家的老人孩子到商城买了衣服和小孩的玩具,原来,单诚的岳父和邢慈的父亲早就认识。这一买,只是给邢慈一家买东西就又花掉了一万多元。邢慈一家推迟着,但推迟不掉,这反倒使邢慈过意不去了。邢慈一家平时从不到这么奢侈的地方去的。单诚说:“这算什么?我的这条命才值这点钱?”
回到邢慈的家里,单骥把一个大提包放在邢慈的面前,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说:“叔叔,这是我们感谢您的,您千万收下!”邢慈笑着的脸凝着了,他疑惑地看看单诚,又看看单诚的妻子。单诚说:“我知道用这方式表达谢意有点庸俗,但我们没有其他办法报答你。这是两百万,你一定要收下。”“什么?”邢慈和他的家人都惊讶得瞪着眼睛。单骥拉开了提包,里面是一捆一捆红红的人民币。“不能收!不能收!”邢慈连声说道,像自言自语,声音里有恐惧。单诚一家人困惑了,他们不解地看着邢慈的家人,盼望着一个解释。邢慈的父亲说:“单家兄弟,钱你们就带回去吧。我们无论如何是不能收的。”邢慈父亲的皱纹里,好像有一团乌云,刚才的高兴全不见了。单诚的岳父,一个红头花色的老人,慢慢地说:“单诚这命是你们救的,不是两百万,就是两千万他都该给。既然你们家执意不收,我们就带回去吧。”单诚父子诧异地看着自己的老人,老人指指钱包说:“收起来吧。以后再想法报答邢慈兄弟吧。”
没有睡觉,就这么聊到半夜,单诚一家人恋恋不舍地走了。
第二年春节,单诚一家老小又来到了邢慈家,给邢慈家每人一个红包。吃过饭,闲聊着。单诚说:“上次,是我考虑不周到。每个人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忌讳。我岳父以前也是干公务的,听他说了我才知道你们这些公务人员的忌讳。你们毕竟还不了解我,你们不知道我这钱的来历,如果是贩毒来的钱,不但不能报答你,可能还会害了你。第二个忌讳,公务人员忌讳这大笔钱的来源,我虽然是用来报答你的,可谁相信呢?想去想来,也可能害了你。”邢慈的父亲说:“我孩子走上公务人员的职业,我们就有了忌讳,那就是忌讳收别人的礼物。违法的事情不能办,不违法的事情该办,这是公务人员的职业道德。我们家还有一些忌讳的故事呢。这是在我们老家时就有了的。”老人开始讲他家的忌讳故事。
邢慈祖上是行医的。一天,一个女孩跌跌撞撞地跑来,哭着对老人的父亲说:“救救我爹吧,他被人打断了腿了。”他爹是被当地一个恶霸打的,求遍了周围的医生,没有人赶去医,老人的父亲背着药筐去了。刚刚给女孩的父亲上好夹板,那恶霸带着人来了,老人的父亲站在门口说道:“小子,你忘了?你做了那么多恶事,去年你的腿断了我不是给你医好了吗?我不是怕你,是我们家有一个忌讳,忌讳见死不救,见伤不医。你今天来,是让我犯这忌讳吧?你们家没人得病?”当时,这恶霸的母亲正病着,就是老人的父亲在给她治病。这小子,你说他是恶霸,他对他母亲特别好。听了老人父亲的话,悄悄地走了。虽然他以后仍然打伤人,但再也不阻止任何医生去治疗了。说来也奇怪,这见死不救见伤不医的忌讳,竟能改变人。所以这忌讳就传下来了。“邢慈那天救你呀,是为了不犯我家的忌讳,他该做的。”
老人讲到这里,喝了口开水,接着说:“我祖上是搞中医的,中医里有很多禁忌的。犯了忌对人就不好了。所以……你们这些红包还请……”老人笑着说。单骥说:“爷爷,我们这红包不犯忌呀?”老人笑着说:“犯忌,犯忌呢。”老人看了看邢慈,邢慈的脸红了。单诚家人都惊异看着老人。
邢慈二十二岁那一年的冬天,邢慈在我老家工作。他下班路过老家的水库,突然听到喊声,他随着声音跑过去,一个姑娘在水里挣扎。邢慈跳到水里,救起了姑娘。姑娘家里很穷,没有东西来感恩。老人讲到这里,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邢慈的脸更红了,他为难地说:“爸爸,你就别讲了吧。怪不好意思的。”单诚家人听得聚精会神,听了邢慈的话,感到有隐私了,脸上都有了为难之色,都不好意思地看看邢慈。是呀,邢慈的脸那么红,让恩人难堪,不是他们的心愿。老人没理睬,继续讲着。
那孩子跑到邢慈的宿舍,报答了邢慈。这事情在乡里传开了。有人就说呀“不是说邢家忌讳见死不救吗?原来呀,救人都是有贪图的。你看救人家女娃子,不就是要人家送上床来吗?”邢慈的脸红透了。“爸,你就别说了。你看邢慈……”邢慈的妻子也红着脸劝阻老人。“是呀,是该脸红呢。不过,后来呀,这女孩就成了邢慈的老婆了。只是从此我家又多了个忌讳,忌讳救人后接受人家的报答。”“这是好事嘛?有什么嘛?”单诚笑着说道,“这就是慈兄弟说的缘分嘛。哦,我听明白了,如果没有这忌讳呀,慈兄弟和妹子还走不到一起呢。”邢慈和妻子都不好意思地笑着。邢慈说:“大哥,救你是应该的。你如果这样报答了我,我就犯了家里的忌讳。上次你买的衣服,我们都不敢穿,怕人家说我们呢。”“谁知道呀,你们不说就是了。”单骥说。单诚盯着单骥,单骥知道自己又说错了话,不开口了。
“好吧。这红包不是报答你的。这是中国春节的风俗,你们今天让我带回去,也是犯忌呀。我们来,一是给兄弟家拜年,二是给兄弟家借点钱。”“哦,多少?”邢慈迟疑地问道。不借不好,借了又担心,领工资的人,积蓄本来就不多。“兄弟放心,也请兄弟相信我。我这条命都是你给救回来的。我连恩都还没有报,还会来坑兄弟吗?我也有个忌讳的,就是忌讳知恩不报。我在国外开了一家矿,我每年都要到处借钱。你借给我五十万,我年底连本带息还给你。以后,每年二十万的分红。”邢慈犹豫着,他感到这太为难了。单诚看到邢慈犹豫,又真诚地说道:“兄弟,我给别人借,找银行借,给你借,我都是借,都照样给利息。兄弟,相信哥吧。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你就是买保险也要分红利的呀。我的红利又不是分给你一家的?再说,我这公司在国外,与你工作的地域没有任何的联系。说句不很客气的话,你的职务只是一个闲置,有麻烦你出面,有好处能轮到你吗?”邢慈看了看单诚,还是不同意。
“那这样吧。老爹,你行了一辈子的医了。你帮帮我,帮我借点钱吧?”单诚着急得像要哭了。“爷爷,你就答应我爹吧。这不犯你家的戒。我们是在用你们的钱赚钱呀!把钱存到银行还得有利息的呀!”老人看着父子两,坐着,不说话。屋子里是静默。静得只听见老人抿开水的声音。“爷爷,你不是官呀?我们不找邢慈叔借,找你借不行吗?爷爷!”单骥突然跪了下去,一边说,一边磕着头。老人慌忙扶起单骥,说:“好吧,我想想法,凑多少算多少行吗?”单骥高兴地说:“行!”单诚也高兴地站起来,抱住老人说:“老爹,谢谢你了!我决不犯你家的忌讳!”
单诚一家离开了邢慈家。邢慈父亲找亲切朋友凑足了单诚要的钱的。年底,本钱和利息真的还了。从此后,邢慈父亲的卡上,每年都有二十万的红利上卡。这钱,该分给借钱的亲戚朋友的就分给他们;邢慈父亲的那一份,在一次又一次的捐助中,迅速减少着。这是单诚父子不知道的。

共 517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我只能说好人有好报,小说故事有些离奇的,但却值得每个人深思的,我们该如何行驶我们的善举,不求功,只求无过。主人公最终的结局是我们一向不到的,小说人物性格刻画的十分到位,结构严谨,值得学习,问好作者,谢谢您对江南的支持。--无影【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010101710】
1 楼 文友: 2010-10-17 18:56:26 我只能说好人有好报,小说故事有些离奇的,但却值得每个人深思的,我们该如何行驶我们的善举,不求功,只求无过。主人公最终的结局是我们一向不到的,小说人物刻画的十分到位,结构严谨,值得学习,问好作者,谢谢您对江南的支持。
回复1 楼 文友: 2010-10-17 19:20:08 谢谢无影老师,辛苦了!该小说是以真人真事为基础加入虚构写作的。我县县城一位警察在省城的高速公路上救了一位在国外经商的富翁,这位富翁的报答行为就是小说中的情节。
2 楼 文友: 2010-10-18 19: 4:14 结构严谨、文字流利。欣赏。 自由职业者便利妥护理垫质量如何
什么原因引起心脏供血不足
孩子流鼻血
孩子中暑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