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枝花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送葬诗歌 第三百二十八章 侵蚀

发布时间:2019-09-26 04:29:01 编辑:笔名

送葬诗歌 第三百二十八章 侵蚀

这里可是有弗朗索瓦院长坐镇的银耀塔,居然会在最安全的地方踏进陷阱里,莉琪都不知道应该説什么才好了。≥,

这或许要怪她自己一直沉浸在思考最近碰到的那些问题中,忘记了留心观察环境中魔力的状况,也没有注意到周围环境的变化。只不过是几个法术士程度的包围,放到平时她根本无须在意。

但是这些法术士可不能大意,英知之目的成员是弗朗索瓦手下最精锐的部分之一,他们每一个都有着不亚于那个女弓手的战斗力。他们居然会背叛弗朗索瓦院长,这本身就是不可思议的状况。

但这并非是不可能的——因为无论他们有多强,有多忠实于自身的使命,他们依然只是一些人类。只要对象是人类,那么总能够找到支配他们的办法......无论这是否出自被控制者自身的意愿。

看来是对莉琪所説的话起了反应,年轻人也停下了脚步,而后慢悠悠的转过身来。这时莉琪才注意到,他的面容不知何时已经变得如同死尸一般僵硬,原本明快的眼神中也露出了明显的痛苦。

他脸上的青筋一条条暴起,犹如一条条藤蔓沿着他身体内侧的肌肉疯狂的生长。有些发黑的血管异常的搏动着,从莉琪的角度能看到他下颚处的动脉里似乎有什么类似虫子一样的东西在蠕动着。

显然他的意志似乎已经左右不了自己的身体了,将莉琪引入包围圈也并非他的意愿。尽管他用尽全力的抵抗着,在身体内侧流动的东西已经夺去了他身体的控制权。并且还在进一步侵蚀着他的理智。

“莱、莱恩斯特小姐......快走......去塔dǐng、找弗朗索瓦院长。”他咬着牙,用尽全力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那个家伙......他一定是被人、被塞因.德谟克拉那边的人控制了。”

就连想要完整的説出一句话都有些困难,他的身子摇摇晃晃的。时不时还会大幅度的抽搐一下。为了压抑那逐渐侵蚀自己身体的东西,年轻人几乎已经耗尽了全部的力量,就连发梢都被汗水浸湿了。

透过架在鼻梁上的眼镜片,莉琪能够利用更少的魔力去观察环境中的魔力流动。环形走廊的四处都能看到防御法术闪烁的光辉,原本为了避免骚乱而设下的隔音法术这时反倒成为了帮助敌人的工具。

在诸多的魔力光辉中,年轻人身上异常的缠绕了好几层颜色不一样的魔力,在他身体内能清楚的看到两种魔力在相互纠缠着。他原本拥有的浅青色魔力在外来敌人的围攻之下已经脆而不堪,随时都会它们被压倒。

混乱的魔力让他身上的魔力光辉变得刺眼,而那些属于他自己的颜色却已经不再醒目。如果不是他选择将全部魔力都用来对抗来袭的异物。他现在可能就连想要维持基本清醒的意识都做不到了。

可以看见异色的魔力在他体内相互厮杀,但距离他被敌人完全控制也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了。莉琪下意识捏了捏腰间的手杖,如果现在将他打晕,至少能够避免他被敌人控制之后立刻成为自己的麻烦。

然而她立刻放弃了这样的打算——并非出于所谓的“同伴意识”之类的东西,只是单纯的发现这并非明智的决断。无论异色的魔力如何厮杀,在年轻人的身上总有一些稳固的魔力没有任何动静。

那应该是防身用的触发法术,达成某种条件后便会将积蓄已久的魔力一口气散发出来,形成事先准备好的法术。现在缠绕在年轻人身上的这些魔力,大概就是准备在莉琪攻击他之后触发法术的效果。

于是她停下了脚步。没有贸然对前面的年轻人发动攻击,而是让自己的魔力寻找到其他敌人靠近的道路。这条环形的道路有不少连通其他地diǎn的门扉,但它们无一例外都被人用强化防御的法术堵上了。

虽然这个年轻人让她快些逃往银耀塔dǐng层寻求克鲁斯.弗朗索瓦的帮助,但他显然不知道敌人的数量到底有多少。在所有出路不是有人把守就是被堵上的情况下。就算莉琪想逃也无路可退。

但对方居然会选择在这种地方袭击她,大概是已经做好了面对闻讯赶来的守卫的准备......或者有能够在援兵赶来之前将她击倒的自信。无论是哪一个,这恐怕都是一次蓄谋已久的袭击计划。

干脆把他们全部解决算了——莉琪自暴自弃的想到——就算是英知之目的成员。也不是打不晕杀不掉的怪物。既然是他们主动挑起了战火,那接下来她做什么也只不过是“正当”的防卫行为而已。

在数十年前。法术士之间还在流行着一种类似于“决斗”的行为。决斗的双方用自身掌握的知识与技术进行“公平”的较量,其中也不乏有一方在较量力量的时候付出生命作为代价的结果。

虽然帝国法律已经明令禁止类似的行为。但直到现在,依然有一些法术士间同行挑起的战斗称之为“决斗”,并且乐意相互厮杀。

更何况,莉琪也不愿意将战火引到向一般人开放的图书馆中,毕竟就算现在是凌晨时分,但依然有不少人在其中努力学习。她可不愿意让这些放弃法术士应有的理智,转而寻求力量的人去打扰他们。

敌人的数量并不多,但是他们的魔力量让他们的存在极为醒目,只需要放出一些魔力就能感觉到他们的存在。对方看来也没有打算隐瞒自己的存在,相反却毫不掩饰的散发着强大的压迫感。

难不成想要凭借这样的气势来让自己主动投降?

莉琪不由得好笑,她感觉自己能产生这样的想法实在有些小看那些人——虽然气势在法术士之间进行战斗时确实有几分意义。但考虑到能够随意行走在这种地方的高阶法术士,大概也都是英知之目的成员。

也就是説......英知之目中有背叛者控制了他们么?如果是这样,那也不难理解身前这个年轻人为什么会遭遇这样的对待了。那个背叛者倒向了塞因.德谟克拉,同时获得了控制那个黑泥的能力。

“啧......”

莉琪不快的咋了一下舌头,然后将装在腰间的手杖取了下来,轻轻挥动了一下。为了特化接近战而修改过的重心充满了令人安心的手感,但她却没办法将敌人的脑袋像南瓜那样敲成碎片。

毕竟如果真的如莉琪所想,那可就有diǎn麻烦了......毕竟他们的“背叛”并非出于自身的意愿,而是不得已而为之。至少莉琪现在不能轻松的把他们全都杀死,否则在克鲁斯.弗朗索瓦那里就不好交待了。

“法术是力量,但并非只是力量。”

莉琪默默念诵起刻在石像上的那段文字:“此乃智慧,乃知识

送葬诗歌  第三百二十八章 侵蚀

,乃技术,乃意志。智慧为头首,思维真理。知识为耳目,辨识万象。技术为手腕,铸造超凡。意志为腿足,踏向未知。在真实之目的指引下,遍及崭新的英知......”

这些由“白银龙王”留下的话语大概就是英知之目奉行的教条了,只可惜现在这些人的行为无论如何都是在往他的脸上抹黑。看来在弗朗索瓦院长中毒的期间,他手下这些人中也出了不少问题。

看着年轻人还在拼命抵抗敌人的侵蚀,莉琪也只能苦笑着回过身去,看向敌人即将出现的位置。眼镜模样的法工机具已经装填好足够的魔力,准备迎接那些可能已经沦为行尸走肉的英知之目成员。

脚步声慢慢变得清晰,但却不像那些无心智的怪物一样有气无力。出现在黑暗中的制式长袍与身后年轻人身上的那件一模一样,奇怪的是每个人脸上都覆盖上了一张毫无特diǎn的惨白面具。

看不到他们的面貌,然而从面具缝隙中露出的双眼就像池塘之底的污泥那样毫无一丝理智的光辉。这几个法术士无疑是被敌人控制了,他们身上原本的魔力全都被强行刷上了一层深邃的黑暗。

“你、你们难道都......怎么会......这样?”身后传来啪嗒的一声,用全身力量压制敌人魔力的年轻人已经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了,“到底是谁、居然用这种东西......难道连身为法术士的自觉都已经......”

法术士的力量来自于知识与技术,清醒的思维决定了他们施法的能力。被污泥控制的法术士虽然还拥有原本的魔力——可能变得更强了——然而失去思维能力的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发挥自身的实力。

相比之下,他们拿在手中的武器比法术还要危险......这些重型兵器只要命中就能够将莉琪和她身后的年轻人撕碎。

“你现在都没搞定自己的问题,就少説两句吧。”莉琪用力挥了一下手杖,没好气的説,“至于你这些朋友我也不知道是脑子的哪个部分出了问题,但是只要让他们好好睡一觉,总会找到解决的办法的。”

当然,她不保证他们不会骨折或者脱臼。未完待续。。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网站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路线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如何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收费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地点